第两百三十四章 非赌不可吗?

作者:傲无常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最强武神武御圣帝绝代神主开天录一剑破道剑道通神绝宠狂妃:邪帝,太腹黑

燃文小说网 chuck4senate.com ,最快更新神级文明最新章节!

    ……

    在后半夜一场来去匆匆的阵雨过后,今日一早,帕特里克群岛的天空,就像是被水洗过一样干净清爽。

    海岛四周,海水映着天空,天空连接着海洋,到处都是一片蔚蓝,时光都仿佛在这一刻变慢了下来。

    相较于岛外的宁静优美,帕特里克主岛中央,此时早已人声鼎沸。

    “快,都走快点!真理大会的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要是走慢了,就没观赛的位置啦!”

    “是是是,咱们哥几个都得赶紧点!”

    “话说上一场晋级赛,真是大开了我的眼界啊。”

    “本以为到了晋级赛,斯图亚特,查尔斯,还有那个海妖卡伦·冰川会称霸整场,可万万没想到,最后居然是那个吴辉与劳伦斯赢到了最后。”

    “喂喂,你说这最后一场决赛,到底是吴辉与劳伦斯笑到最后,还是那三位天才重新找回状态,一举夺得冠军?”

    “唔……难说。喂喂,别说了,快挤进去,要没好位置了。”

    几名身穿灰色法袍,青春洋溢的年轻魔法师,一路小跑,随着人群齐冲冲的挤上了山顶。

    这是一座位于主岛中部的矮山,矮山不高,但是上面却有一座上古时代的祭坛遗迹。同时也是帕特里克群岛,几处重要上古遗址之一。

    这片区域以前也是学院直属管辖的禁区之一,不过近十几年魔法协会的相关人员,已经完成了这片遗迹的科考研究,近期才刚刚决定开放。因此这片上古遗迹,也就成了这一届真理大会决赛场地,以及比拼的竞技项目。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

    “不要挤啊,没看见前面有人吗?”

    “哎,那,那个祭坛是干什么用的?难道决赛要在那个祭坛上面进行吗?”

    “好像是吧……”

    “哎呀,上古魔法不愧为现代魔法的起源,实在是有太多知识可供发掘了,这样的大赛,让人根本琢磨不透嘛。”

    决赛的场地,正是一座位于山顶的祭坛遗址。

    这座祭坛仅有两米多高,但面积却有七八个篮球场那么大。祭坛整体呈圆形,由一大块一大块几近风化的白色岩石筑造而成,风格有些粗犷,不过却充满了一种历经岁月洗刷,与整座山体都融为一体的沧桑感。

    现在比第二场晋级赛还要多上近一倍的观赛者,正水泄不通的围堵在这座不算太高的祭坛下方。

    基本上除了必须当班的魔法协会与学院成员之外,几乎所有人都来到了这里。就连从各地赶来的外来客商,都在今日聚集了一大堆。

    如果说前两场预赛与晋级赛,人流客商多到像过节,那么今日这里就是一个史无前例的空前盛会。

    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兴致高昂地等待着这届真理大会最终决赛的开始。

    蓦然,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快看,是伍德会长,他来啦!”

    围拢在祭坛下方的人群,立即就随之沸腾了起来。

    很快,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自行分开了一条通道。

    一身隆重法袍的伍德会长,气度逼人的冰灾伊斯维尔,以及满身奢华贵气的宫廷圣魔导师安德鲁·海威,三位魔法界举足轻重的大佬,陆续在魔法协会相关人员的陪同下,登上了设立在祭坛上方的主席台前。

    接连输了两场,伍德会长脸色明显比先前要严肃许多。

    他抬了抬手,示意人群安静,随后面向众人,高声宣布道:“这一届真理大会的决赛即将开始,下面让我们有请十位进入决赛的优秀选手,吴辉,劳伦斯,黛西瓦·海歌……查尔斯·斯普林霍尔,卡伦·冰川,以及本·斯图亚特,登上祭坛!”

    伍德会长的声音,沉稳有力,透过扩音魔法,立即传遍了全场。

    此时安静瞩目的人群,再次自行分开了两条通道,吴辉,劳伦斯,以及三位天才子弟等十名晋级选手,分别从左右两边登上了祭坛。

    “今天还真是热闹啊。”

    吴辉站在祭坛上,放眼看了看四周,整个祭坛周围,布满了比肩擦踵的人群,乍一看去,数都数不过来。

    “哈哈,人多些才好!”

    吴辉身旁,劳伦斯神气活现的大笑道,“今日,我劳伦斯就要在这么多双目光的见证下,登上荣耀的最巅峰!”

    呃……吴辉在这么多双目光下,只好尴尬又不是礼貌的笑了笑。

    总之这个劳伦斯,已经在中二道路上一路狂奔,拉是拉不住了。

    现场除了劳伦斯,狂妄到了极点之外,像科迪,里奇·泰勒,以及皮尔特这些平民魔法师,全都兴奋激动,满脸都是荣光。

    他们上一场因为沾了吴辉的光,奇迹般的进入了决赛,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置信。这种感觉对他们来说,简直就像活在梦里一般。

    “小黛啊,还剩最后一场,打起精神来嘛。”吴辉拍了拍身侧戴希瓦·海歌的肩膀,小声嘀咕道,“上一场那叫战术,都是劳伦斯那小子干的蠢事儿,和你不相干。”

    “哼。”海歌公主撇过了脸去,显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海歌公主在今天重新用兜帽挡住了面庞,经历了上一场晋级赛中,噩梦般的恶心遭遇,她感觉现在站在任何人的面前,都十分丢人。

    与海歌公主相对,站在对面的卡伦·冰川,脸色铁青,一双好似海蛇一般的邪异瞳孔,时不时的就向海歌与吴辉等人扫来,充满了浓浓的怨恨。

    本·斯图亚特,以及三皇子查尔斯,他们对吴辉的态度,同样恶劣无比。他们看下吴辉与劳伦斯等人的眼神中,这会儿都仿佛要喷出火来。

    他们三人何等尊贵?像吴辉与劳伦斯这样的寻常贫民,他们平日里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可如今,在这么重要的真理大会上,居然一次次败在这两个卑鄙无耻,手段无穷无尽的小子手上,这口气他们还真是怎么都咽不下去。

    现场一种尖锐的气氛,正在无形的弥漫。

    全场似乎只有那位来自学院的女选手梅丽娅·赫特,对此漠不关心。

    看她的神情,似乎只是想在这场大会上证明自己,至于其他琐事,统统与她无关。

    伍德会长扫了一眼各选手的反应,为了避免选手间的矛盾激化,他索性一切从简。加之他的心情实在太糟糕,他也不再长篇大论,一开口就直接进入了主题。

    “十位进入决赛的选手们,请站到那些石板前。”

    随着伍德会长的指引,吴辉等人与对面的斯图亚特等人,分别走到了祭坛的中部,一块块大约一米见方,平放在地的石板前。

    走到了这里,吴辉发现这些石板可没那么简单。

    石板同样有十块,但年代相当久远,上面刻满了古怪纹路与看不懂的繁琐文字。与其说这是一块石板,还不如说是它是一种魔法阵的核心部件。

    因为吴辉等十名选手,现在所站的位置,正是一个足有十几平米的小型魔法阵,而魔法阵的核心位置有一个凹槽,看情况正好与地面上的石板相匹配。

    “诸位选手,都听好了。”

    伍德会长语言简洁,高声向十名选手,以及现场众多围观人群介绍说,“正如你们所见,这些小型魔法阵,都是源自上古时代的古魔法阵遗址,那些石板正是由我们魔法协会专项成员,拆卸下来的古魔法阵核心原件的复制品!”

    这话一出,现场人群立即一片惊呼哗然。

    谁都知道,上一个时代是属于古魔法的时代,上古魔法博大精深,如果将上古时代的古魔法阵遗址,做为决赛的考题,那真是太深奥,太难了!

    “吴辉大哥,别担心,我有魔法之神的眷顾,这一场决赛我们赢定了!”劳伦斯气宇轩昂,精神抖擞,就连胸脯都拍的啪啪响。

    “没错,没错,不出意外,这一场决赛魔法之神依旧会眷顾于你。”吴辉冲他点头示意了下,心说这个劳伦斯恐怕怎么也想不到,他心心念念的魔法之神,现在就在自己手指上这枚毫无起眼的戒指中。

    “肃静!”

    伍德会长抬了抬手,压下吵杂的声音后,继续介绍说,“为了公平与平衡,那些核心原件的复制品,都出现了同样程度的损坏与问题。也就是说,这一场真理大会决赛的最终测试,就是在限定三个魔月时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修复这些上古魔法阵核心部件,重启整个魔法遗址!”

    这时,不仅是祭坛下方的围观群众,就连祭坛上众多的参赛选手,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魔法协会的专家们,研究修复了这座祭坛上的上古魔法阵遗址。现在这些魔法阵遗址的核心部件,被拆卸复制,再以同样程度的损坏问题,放到了每一个参赛选手的面前。

    现在要想在决赛中获得较高名次,并且获得最终的冠军,那就得真正解开上古魔法的奥秘,修复古老的核心部件,重启整座魔法阵遗址。

    这里面的难度,可远比前面的预赛与晋级赛,加一块还要困难的多。

    “诸位选手,我们协会将为你们提供统一的修复工具。并且在决赛正式开始后,每个进入魔法阵遗址的选手,都将被法阵产生的结果包围。结界内部将与外界断绝任何声息联系,直到比赛完成,结界将自行打开。”

    随着伍德会长的介绍,魔法协会的工作人员,将一支支工具箱,分别放到了吴辉,劳伦斯等十名参赛选手的目前。

    吴辉与劳伦斯等十名选手,在工作人员指引下,分别来到指定位置站好。

    待工作人员陆续退去,魔法协会的会长凯斯·伍德,随之高声宣布:“真理大会决赛,正式开始!”

    霎时间,一道半透明的碗型魔法结界,立即将魔法遗址,连同内部的参赛选手全部包裹在内。

    身处结界内部的参赛选手,除了面前的魔法阵遗址,与那块石板之外,根本看不到外面,也看不到任何声音。而外面的观众,则能清晰的看到结界内部选手的一举一动。

    如此特殊的比赛项目与观赛感受,令现场围观人群,个个情绪高涨,议论纷纷。

    “哇,这场决赛的难度,也太大了!”

    “比起往届,这一届决赛的测试项目,居然要求参赛选手直接修复上古魔法的遗址!”

    “伍德会长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些参赛选手都那么年轻,怎么可能看得懂上古魔法蕴藏的奥秘?”

    “看来这将是一次真正考验底蕴与积累的测试。”

    “喂喂,你们说,这一届吴辉与劳伦斯,还能走到最后吗?”

    “他们?唔……难!”

    这还用说?第一轮预选赛,考的内容是现代魔法的基础知识。基本上只要勤奋学习,就可以掌握这些知识,成为一名真正的魔法学者。

    第二轮晋级赛,考的内容则是施展运用,加上高低位的平衡组队,以及诸多可以应运于实战的战术技巧,哪怕实力低下,也可以在战术与队友的配合下,斩获高积分。

    因此在很多现场观众的眼中,吴辉与劳伦斯能晋级第一轮预选赛,以及第二轮晋级赛,多少有些走运的成分。

    至少这两轮竞赛,凭借一些小聪明与好运气,是可以顺利晋级的,甚至是可以获得高顺位晋级。

    但这第三场决赛却不一样了,要知道上古魔法正是现代魔法的源头,在现代魔法界地位崇高,有太多奥秘还没有被解开,属于魔法界最顶尖的研究范围。

    说白了,上古魔法是那些魔法界的专家与老学究,才会涉及研究的领域,往往一些高阶魔法师,一研究就是一辈子。

    这种高难度的魔法领域,对很多年轻魔法师来说,实在是难如登天,根本无从下手。绝大部分年轻魔法师,甚至连最基础的上古文字,与魔法铭文都看不懂。

    现在第三次决赛的测试内容,直接就是修复上古魔法阵遗址的核心部件,单这一项考题,基本上就可以难住这世界上九成九以上的年轻魔法师。

    如果说现场十名参赛选手,谁有可能解析出上古魔法阵的奥秘?

    那么绝对是斯图亚特、查尔斯、以及卡伦·冰川这三位法圣弟子。

    别的不说,单深厚的底蕴,他们三人就无人能比。

    “哼,这一回我的弟子查尔斯,绝对能赢到最后!”

    现场人群的议论声,自然流传到主席台上三位大佬的耳朵里。其中宫廷圣魔导师安德鲁·海威,一声冷哼,眼中充满了势在必然的气势。

    “呵呵,我看未必。”冰灾伊斯维尔不以为然的冷冷笑道,“若比起底蕴,我的弟子卡伦·冰川,会比你那个纨绔皇子差吗?”

    “你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意思。”

    “两位都冷静些,说起底蕴与积累,我想这世上没有什么地方,能够比得了我们的魔法协会吧?”伍德会长毫不相让的插话道,“我想这一回斯图亚特,绝对不会让我失望!另外我们学院中,还有一位优秀选手梅丽娅·赫特,也进入了决赛,她同样充满了希望。你们想想,决赛十名选手中,我们协会直属学院占据两人,不论从哪一点说,我们协会直属学院的赢面更大。”

    到了这最后的时候,连接惨败的三位大佬,心底都有些怨念与火气。

    这不决赛才刚刚开始,三位魔法界顶尖大佬,已经在主席台上互相争论了起来。

    决赛,已经是他们三人互相争锋的最后机会。如果这一次没能好好把握,毫无疑问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意味着他们将被对方狠狠踩在脚下。

    这口气,他们可咽不下去。

    就他们争论不休之时,一个身材不高的矮小身影,背着双手走到了主席台上。

    “大家请听我一言,都到了这个程度,大家不如顺利自然吧?谁赢谁输,都是魔法界未来的福祉。”

    三位大佬顺着声音,转眸一看,当即心头一紧,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口凉吸。

    吉米·岗特!

    这不要脸的老家伙,又来打圆场了!

    之前两次害得他们输得极惨的赌博,吉米·岗特那老家伙,都是这样的开场白吧?

    “吉米。”伍德会长斜着眼瞅着他说,“莫非,你又要提议来赌一局了?”一想到自己输掉的那些魔法石,他的嘴角就挂起了一丝冷笑。

    “不不不,这一次不赌了。”吉米·岗特把头摇成拨浪鼓说,“赌博是不好的事情,我们不能给后辈们造成不良影响。”

    三位圣阶大佬好悬没给气晕过去。

    吉米你这老东西靠赌博赢了大家那么多财富资源,赚得盆满钵满后,却开始嫌弃赌博不好了。

    “这可不行。”皇家圣魔导师安德鲁黑着脸,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吉米的话,“你赢了就想跑,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今天这一局,咱们非赌不可。”

    “说得不错。”

    “这一局,非赌不可。”

    伍德会长和冰灾伊斯维尔齐齐点头,看向吉米的目光格外“和蔼”。

    顶着三个大佬犀利的目光,吉米压力山大。

    他深深觉得,他今天要是不答应下来,可能会被这三个人一起拆了。

    “行!赌就赌。”他一脸肉疼地从储物戒里掏出10枚魔法石放在了桌上,“10枚魔法石,押吴辉进前,前……前五。”

    伍德会长挑了挑眉,没说话。

    冰灾伊斯维尔的目光忽然变得渗人。

    “吉米,咱们押的可是冠军。”皇家圣魔导师安德鲁“笑容可掬”地看着他,“而且,才10枚魔法石,你是看不起谁呢?”

    这三个人仿佛同时失忆,选择性忘记了自己在前两局里说过的话。

    “行,行吧~押冠军就押冠军。”

    吉米哭丧着脸,犹犹豫豫地掏出了两枚魔法石,瞅了眼三位大佬。

    见三人表情不变,他又掏出了两枚魔法石,瞅了眼三人,又掏了两枚……

    连着掏了四五次,眼见着三位大佬一点都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他脸上的表情变幻万千,最后像是破罐子破摔似的忽然发了狠,咬牙道:“不管了!反正大头都是赢过来的,输就输了~我全押!”

    他把一整袋魔法石“哗啦”一下全丢在了桌子上。因为装得太满,当即就有几颗魔法石从袋口掉了下来,在桌子上骨碌碌滚了几圈。

    三个大佬齐齐愣了一下。

    他们只是想逼吉米多吐一点魔法石出来,可没想过让他全押啊~

    “真全押?”伍德会长有些迟疑地问了一句。

    “怎么?怕了?你们不是逼着我赌吗?”吉米恼火地瞪了他一眼,一副被气炸了全然不管不顾的样子,“130枚魔法石,一颗不少。轮到你们下注了。”

    ……

百万彩票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