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进官

作者:千山茶客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仙尊都市超级医仙秦先生,你的娇妻是重生的全能妖孽神医绝代仙王在校园重生至尊重生之都市仙尊超级医道高手

燃文小说网 chuck4senate.com ,最快更新重生之女将星最新章节!

    “不准去。”

    禾晏怔住。

    片刻后,她问:“为什么?”

    肖珏看向她,弯了弯唇,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嘲讽,“楚子兰是徐敬甫的人,在凉州卫呆着别有用心,你和一个奸细走得过近,是也想投诚做徐敬甫的人?”

    这个罪名可就扣得大了,禾晏连连否认:“我不是,我没有!”

    肖珏冷哼一声,没理她。

    “都督,我当然知道楚四公子身份特殊,”禾晏态度十分诚恳,“我保证,我们平日里所谈之事,绝没有半分涉及到有关凉州卫的机密,再者,我也不知道凉州卫的什么机密。楚四公子要真有试探军务之意,我会避开的。”她前生在这方面做得尤其敏感,肖珏还真不必在此操心。

    “而且,”禾晏又道:“倘若他在凉州卫真的别有用心,我这般接近于他,说不准还能套出些话来,对我们有利。”

    肖珏瞥她一眼,“你如此蠢笨,只怕没有套出话,就先被人掀了底。”

    禾晏:“……”

    或许江蛟说的不对,世上不止只有女子,男子每月间也有一段日子极为暴躁,看谁都不顺眼。

    横竖今日肖珏都不会放人了,禾晏心中叹息,只得道:“好吧,都督,那我不去找他了。不过我还是与楚四公子身边的丫鬟说一声,否则平白无故失约,也不太好。”

    应香来的时候说的郑重,可别真有什么急事。

    肖珏神情平静:“不必,反正你们日后也不会往来。”

    禾晏:“……”

    肖珏做人真的很直接。

    ……

    夜渐渐深了,应香从屋外进来,将门掩上,走到窗前的男子面前,低声道:“四公子,禾姑娘屋里的灯灭了,应当是歇了。”

    楚昭闻言,神情未见愤怒,只摇头微笑道:“果然。”

    “应当是肖都督不允。”应香道:“不过连招呼也不打一声便失约,也实在……”

    “无妨,”楚昭看向挂在窗前鸟笼里的画眉,苦寒之地,竟因他而增色不少,仿佛回到了朔京繁华之乡,他逗弄了一会儿鸟儿,才转过身,道:“肖怀瑾越是紧张,越是可以证明一件事。”

    “禾晏对他来说,很不一样。”

    桌上的灯火轻轻晃动,连同着他的声音一起消失在暗影中。

    “她会成为肖怀瑾的软肋。”

    ……

    第二日,禾晏照常去演武场日训,今日日训肖珏也在场,因着这几日肖珏的情绪实在很反常,禾晏也不敢偷懒,训练的格外卖力。到了中午,快要到歇息的点时,突然间,沈瀚几人急匆匆的从凉州卫新兵那头跑了过来,跑到肖珏身边,道:“都督,都督,京城来人了!”

    这话的声音大了点,南府兵皆是不为所动,禾晏却有些奇怪。京城好端端的来凉州卫做什么?自上回赶走了日达木子带着的乌托人后,凉州卫安安生生过了大半年,这个时候京城来人,可是出了什么大事?

    肖珏让田朗继续操练新军,自己随着沈瀚往另一头走。又过了一会儿,沈瀚与肖珏重新出现,身后还跟着浩浩荡荡一群人。为首的是个穿着宫中袍服的公公,手拿拂尘,笑容和善。肖珏对田朗示意,田朗立刻让南府兵停下日训。

    那位面容和气的公公上前一步,笑道:“哪一位是禾晏?”

    被点到名的禾晏一怔,站出来行礼道:“小子正是。”

    公公上下打量了一番禾晏,目光让人有些发毛,这样的场景禾晏并不陌生,她曾有过,心中顿时惊讶,难道……

    下一刻,这位公公就道:“陛下有旨,禾公子接旨吧。”

    禾晏恭恭敬敬的跪下身来,见面前人打开明黄色的圣旨卷轴,长声道:“奉天承运,皇帝召曰,今凉州卫禾晏,赤胆忠心,骁勇善战,于乌托战事屡立奇功,朕心甚慰。特封武安郎,加以冠服。特此昭示天下,钦此——”

    禾晏一愣,武安郎?

    见她没有动弹,公公提醒道:“禾公子?还不快接旨谢恩?”

    禾晏忙上前叩谢接旨。心中仍是疑惑,陛下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嘉奖她?表面上看是因为上一次凉州卫的乌托兵事和济阳城兵事。但这件事怎么会被宫里知晓,肖珏应当不会说,纵然是穆红锦,也只会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实告知,而皇上是不可能留意到她这么一个小角色的,尤其是这两场仗,她并非主角。

    心中疑窦还未散去,那公公已经笑着对禾晏拱手道:“恭喜恭喜,禾公子如此年少有为,将来定会前程无限。”

    禾晏笑着与他还礼,看向一边的肖珏,肖珏眉头微蹙,似是对眼前的局面也并不怎么欣慰,禾晏心中明了,想来此事也是出乎肖珏意料之外。

    京城中来人,当然不会是特意为了嘉奖她一人的。主要还是奖赏肖珏这个主将,赏赐一箱一箱的抬进凉州卫。南府兵们训练严苛,不敢侧目。凉州卫新兵们何时见过这个阵势,当即迫不及待的在演武场上伸长脖子,努力听着这头的动静。

    等肖珏随着宫里人去卫所里面说话的时候,凉州卫的新兵们便“呼啦”一下全涌过来,将禾晏围在正中,七嘴八舌的恭维。

    “恭喜禾老弟,这么快就升官儿了!”

    “以后是不是就不再咱们凉州卫混了,得进京!进京去!哎,有谁知道武安郎是个什么官吗?是不是比教头还厉害?那样教头日后看了禾老弟岂不是还要叫大哥?”

    “我早就说了禾兄弟不一般,我当初第一次看见禾兄弟的时候,就知道禾兄弟绝非池中物,出人头地是迟早的事。”

    “呸,你少来马后炮!”

    人群挤得禾晏话都没办法完整说一句,还是洪山见状不好,将她从人群里拉出来一通狂奔,等到了河边,周围人少了,小麦他们也跟了上来,禾晏才得了空隙。

    “阿禾,恭喜呀,”洪山哈哈大笑,“这下总算得偿所愿了。”

    “建功立业之路,你也完成了一半。”黄雄捻着脖子上的佛珠,“已经很快了。”

    “这都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王霸颇不甘心,“你是给上头吃了什么迷魂药吗?”

    江蛟笑道:“这可是禾兄自己一步步挣来的,济阳那等地方,一个不好就丢了性命。既然豁出去,得到如今地步的赏赐,当是实至名归。”

    “可是,”小麦看向禾晏,“阿禾哥看起来怎么好像并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众人看向禾晏,当初在凉州卫争旗的时候,禾晏表现的恨不得立刻就能进九旗营建功立业,如今真的封了官,面上却丝毫不见喜悦,甚至有几分愁容。

    石头问:“出什么事了?”

    禾晏勉强笑笑:“没什么,就是有些……不敢相信而已。”

    “嗬,”王霸冷笑,“这叫叫花子捡了钱,欢喜疯了。有什么不高兴的,矫情!”

    禾晏没说什么,事实上,她倒也不至于不高兴,只是有些奇怪罢了。正因为她前生做“禾如非”时,功勋是靠自己一步一步打上来的,所以才知晋升有多艰难,而如今莫名其妙陡然被封官,实在很不合常理,而且,偏偏是武安郎这么个官职。

    很难让人不多想。

    或许,她应该去问问肖珏,究竟内情是怎么一回事。

    ……

    和洪山他们说完话后,禾晏就打算回去找肖珏,问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还未走到住的地方,就在屋前的院子里看见了沈暮雪和肖珏。二人站在树下,沈暮雪正对肖珏说着什么,不多时,沈暮雪弯腰从地上的箱子里捧起一匹绸缎来。皇上赏赐下来的东西,大概也有珍贵的布料,可惜肖珏并无家眷,凉州卫里统共也只有沈暮雪一个姑娘,这些衣裳料子,自然就送给了沈暮雪。

    沈暮雪好像很高兴,捧着绸缎对肖珏道谢,自打禾晏见到沈暮雪以来,这姑娘都是冷冷淡淡,如仙女一般不可接近,如今对着肖珏笑靥如花的模样,却让禾晏上前的脚步停住,腿上好似有千斤重,难以往前一步。

    她迟疑着,打算等二人说完话后在上前,冷不防耳边传来一个声音:“怎么不过去?”

    禾晏回头,楚昭站在面前,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不是太要急的事,等一下过去也无妨。”禾晏敷衍道:“楚兄怎么在这里?”

    “我是来找你的。”楚昭看了一眼树下的二人,又看了一眼禾晏,“既然禾兄不着急的话,不如就先紧着我这头吧。”

    禾晏想了想,道:“也行。”

    她转过头,与楚昭往肖珏相反的方向走,问:“楚兄找我可是有急事?”

    “看来禾兄日训是真的很忙,忙到将我昨夜与你的约定都忘了,现在也不曾记起。”

    禾晏恍然,她今日本来是记住的,谁知道京中的敕封一下来,便将楚昭的事抛之脑后。闻言道歉道:“对不起,我昨夜不知不觉睡着了,今日本来想来跟你道歉,可是……”

    “说笑而已,不必放在心上,”楚昭笑笑,“你今日进官,当然该高兴。”

    禾晏脚步一顿:“你也知道了?”

    “我昨日就知道了。”

    见禾晏瞬间疑惑的脸,楚昭才道:“京中来的人,昨日已经飞鸽传书与我,说是今日就会到。我昨夜里找你,本来就是要说这件事。想着你乍然得封,不如提前先与你打个招呼,不至于无措。没想到你睡着了,不过,看禾兄这样子,进官后也依旧冷静,看来是在下多虑了。”

    “你说京城中的人昨日就飞鸽传书与你?”禾晏看向他,“他们为何要告知你?”

    只怕肖珏都没能提前得到消息。

    “因为,”楚昭看着她的眼睛,微微一笑,“是我向陛下请封禾兄进官的。”

    竟然是他?

    饶是禾晏有过很多猜想,也万万没想到这个可能,只问:“楚兄这是为何?”

    楚昭继续往前走,轻声道:“在济阳城的时候,你我都亲自见过乌托兵凶残的样子。运河边,禾兄将能抵御水火的衣物赠与我,令我十分感激。战争残酷,禾兄却丝毫无惧,禾兄的英勇无畏我看在眼里。且在此之前,禾兄激战日达木子的事我也有所耳闻。大魏能有禾兄这样的英雄,是大魏的福气。”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肖都督不肯升你的官,但我想,如果能帮上禾兄‘建功立业’,我很愿意效劳。”

    这些话听上去没有半点问题,但不知为何,禾晏仍然觉得奇怪,想了想,她道:“但楚兄此举,实在令我意外。”

    “你看起来,好像并不因为进官而高兴?”他问。

    “我只是一时有些无措而已。”

    楚昭瞧着她,片刻后,笑了:“我以为你会很高兴,毕竟进官之后,你与肖都督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一步,你既然喜欢他,也不必总是因身份的事而苦恼。”

    禾晏险些被自己的唾沫呛住,猛地看向楚昭:“你说什么?”

    “禾兄不是很喜欢肖都督?”楚昭笑容温和,摸了摸鼻子,“否则你刚刚看见沈医女与肖都督在一处,也不必如此难过。”

    “我没有。”禾晏本能的反驳。

    楚昭笑而不语,既没有逼问她,却也没有顺着她的话敷衍过去。一时间,禾晏十分沮丧,怀疑自己是否在过去的时日错过了许多细枝末节的东西?怎生一个两个都看的清楚明白,柳不忘是,林双鹤是,连楚昭都是。

    她表现的这样明显吗?她分明一直很克制有礼,小心谨慎。

    楚昭看向远处:“其实,肖都督心中也未必没有你,毕竟以肖都督的脾性,对禾兄已经是诸多关照了。”

    禾晏问:“你这样觉得?”

    “禾兄想要知道肖都督的心意,其实很简单。”楚昭笑道:“我可以帮你试探。”

    “怎么试探?”禾晏莫名其妙。

    面前的男子忽然靠近,禾晏背后靠着树,被他这么一凑近,险些下意识的一拳揍过去,他的脸在禾晏跟前停住,目光含笑,尤为醉人,“很简单,禾兄是姑娘,不懂男子的占有欲。如果我刻意与姑娘表现的很亲近,倘若肖都督心中有姑娘,必然会十分生气,倘若他无动于衷……姑娘也就不必在他身上多费心神。所以,这是个很简单的办法。”

    禾晏在心里将他这段话默了一遍,才明白他的意思。她在行军打仗上恨不得将三十六计倒背如流,但这种事上的心眼,还是第一次听到。当即就问:“……照你的意思,这不是在利用你吗?”

    楚昭仍是笑着看向她,眸光温柔的要命,“如果是禾兄的话,利用也没关系。”

    这话说的,真的很令人感动了。

    只是……

    禾晏站直身子,往旁边挪了一步,避开了他靠近的胸膛,“多谢楚兄的好意,不过,我不想这样做。”

    楚昭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为何?”

    “你说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可感情的事,怎么能在其中掺杂手段呢?我喜欢一个人,不管是大大方方的说出来,还是一辈子不开口,都是坦坦荡荡的。如果还要费尽心机去试探,去猜测,岂不是很累?这样的感情纵然得到了,也并非我心中所想。难道楚兄没有听过一句话吗?用谎言去验证谎言,只会得到另一个谎言。到最后,我都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禾晏还有句话没说,要知道肖珏看楚昭不顺眼极了,纵然肖珏不喜欢她,看见禾晏与楚昭待在一块,也要大发雷霆,她若是因此会错意,岂不是自作多情。

    楚昭愣了一下:“难道禾兄不好奇,在肖都督心中,禾兄是什么地位吗?”

    “不好奇。”

    禾晏答的爽快,叫楚昭一时没有说话。

    “楚四公子,我从来都没想过要他知道。”禾晏道:“今后也不打算要他知道。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你不想和他在一起?”

    “世上之事,瞬息万变,在一起这个词,楚四公子能确定的也仅仅只是一时,而非一世。而我能确定的,也只是我自己的心。”

    楚昭看着禾晏,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片刻后,他才又恢复了方才的微笑:“既是禾兄的意思,我也不好自作主张。不过,刚才的话一直作数,如果哪天禾兄改变了主意,希望‘利用’我,在下不会有半分推辞。”

    禾晏也笑,语气格外坚持:“不会有那天的。”

    ……

    禾晏的身影渐渐远去,应香从屋里走了出来,轻声道:“四公子。”

    楚昭看向自己的手,空空如也,他“啧”了一声,“竟然拒绝了。”

    “禾姑娘不打算让肖都督知道自己的心意呢。”应香感叹,“是不想让肖都督感到为难吧。”

    楚昭淡淡一笑:“世上竟有这样愚蠢的女子,既不想争取,也不求厮守,守着一份看不见摸不着的心意,还自以为是全世界最高洁的东西。可笑。”

    这让他想到了叶润梅,也是如此。为情牺牲的女子,都是如此愚蠢,让人轻视。

    应香垂眸没有说话,半晌才听得楚昭道:“走吧。”

    ……

    禾晏慢慢的往回走。

    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楚昭向文宣帝请封她进官。楚昭对她说的那些理由,听上去非常合乎情理。如果禾晏真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兵,乍然得封,只怕会欣喜若狂,纵然之前对楚昭有任何成见或是怀疑,都会瞬间烟消云散,还会在心里责怪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但她偏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兵,而是对将领兵事十分熟悉的飞鸿,因此,禾晏比任何人都清楚,武安郎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官职。听着是四品,花团锦簇,可事实上,调动不了任何兵。她前生没能依靠任何人,只能从新兵做起,不知卖了多少功劳给上司,才能得小官职,小官职渐渐往上升,直到再无人可遮挡她的功勋,终于被陛下看重。但如今,她看起来像是一步登天,实际上,还不如百夫长权力大。

    如果楚昭只是向陛下请封,至于请封什么官是陛下自己的决定,这件事就还好。但如果武安郎这个官职,是楚昭亲自提议,这其中的意味就深长了。

    他为自己请封,却请了一个完全没有实权的官职,所图谋的,究竟是什么。

    ……

    屋中,飞奴和林双鹤站着,看向站在窗前的人。

    “我禾妹妹进官了?”林双鹤一头雾水,“你不是说,得等回到朔京后你去见陛下吗?怎么回事?”

    “林公子,”飞奴忍不住道:“这一次,是楚四公子向陛下请封的。”

    “楚子兰?”林双鹤皱眉:“我禾妹妹进官不进官关他什么事?他这是献的哪门子殷勤?”

    肖珏神情平淡,只是仔细去看,眸中微带寒意。

    飞奴叹了口气,“不是殷勤不殷勤的问题,现在进封,不是件好事。”

    林双鹤摇扇子的动作一顿,看了看飞奴,又看了看肖珏:“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

    “我本来想,等回京后,以女子身份为她请封。”肖珏淡道:“楚子兰抢先一步,看似帮了禾晏,实则埋下隐患。”

    “将来有一日,禾晏的身份被揭穿,就是欺君罔上,株连九族。”

    林双鹤倒吸一口凉气。

    他结结巴巴的道:“不、不会吧,楚子兰不是早就知道了禾妹妹的女子身份?都这么长时间了,不是都保密的很好,日后……应当也不会露陷吧?”

    “这就是楚子兰高明的地方。”肖珏嗤道:“他本来想对付的,只是我而已。”

    禾晏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楚昭确实做到了替禾晏保密,没有将禾晏的身份昭告天下,转头却给禾晏请封,成功的将禾晏的身份变成了一个陷阱。如果没有这件事,禾晏的女子身份,被揭开的那一日,可以用各种理由对付过去。但陛下嘉奖进官后,就不一样了。

    禾晏将会成为最好的一把刀,捅进肖珏的心脏。

    这就是楚子兰的打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